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服务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00-18:3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从“狗日的”到“没有梦想”,腾讯发生了什么
从“狗日的”到“没有梦想”,腾讯发生了什么
  • 发表时间:2018-05-09 14:23
  • 标签:


  8年来,腾讯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了避开当年的抄袭创业公司路径,但8年后的今天,又一篇文章触动了腾讯的中枢神经——《腾讯没有梦想》,指出腾讯现在成为了一个投资公司,失去了向外扩张的动力。
  腾讯在发生变化——从当年激进地抄袭,到现在阴柔地防守,腾讯变得更为保守了。但8年后这篇文章没有指出来的是,这种凶猛投资背后,是腾讯通过资本对于各种创新公司的制衡、对于潜在敌人的掌控,本质上也是对于小公司边缘创新的扼杀,与8年前无异。
  但对于腾讯自己来说,它失去了创新和扩张城池的驱动力——反正敌人都拿了它的钱。
  壹 摩拜案与腾讯的意志

  8年前那篇《狗日的腾讯》开篇就是王兴的烦恼。
  当时是2010年7月底。就在7月初,腾讯QQ团购网上线,让王兴如坐针毡。在校内、海内、饭否几次创业后,美团网被他视为最重要的一次创业。
  “‘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美团网CEO王兴的语气中难掩郁闷”,《计算机世界》在那篇文章中写到。
  
  但作者和王兴本人大概都不会想到的是,8年以后,王兴成了腾讯一次收购的代理人。
  王兴和腾讯在2015年达成了一次和解——腾讯以10亿美元入股美团,到了2017年,腾讯再次领投对美团点评40亿美元融资。
  2018年春节后,美团展开与摩拜的并购谈判,与此同时,滴滴也向摩拜抛出橄榄枝,相比美团的全额收购,滴滴提出的方案则是小额参股,而后者的方案也更符合摩拜创始人的意愿——不失去控制权。
  但最终滴滴的“橄榄枝”连放到台面上讨论的机会都没有就出局了,《财经》杂志描写到:
  
 
  “为什么不讨论滴滴?因为根本不存在一个滴滴的方案。即使滴滴方案在董事会以多票通过,但在股东会上也通过不了,一定会被否决的。”上述董事称,核心在于裁判员是腾讯,而腾讯明确表示他们将否决滴滴小股投资的交易。
  

  因为按照摩拜章程,无论是哪一种方案,需股东会上股权超过三分之二即67%投票通过,一半以上优先股股东同意才可——这意味着,任何方案只有得到最大股东腾讯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
  在这一场博弈中,决定事情走向的是腾讯的意志——“‘同志你要是非要问底牌,这叫腾讯的意志。’摩拜董事会成员、一位投资人拿起水杯用力地拍在桌上”。——这是《财经》杂志记者深挖美团收购摩拜背后故事的采访引述。
  腾讯的意志之所以能够奏效,是因为它是这场博弈大部分参与者的股东——是摩拜最大的股东,也是滴滴的股东,同时,还是美团的重要股东。
  而全资拿下摩拜正是腾讯的意志,据《财新》报道,正是在马化腾的牵线下,美团正式谈妥投资入股摩拜的事宜。
  贰 美团案和腾讯的控制
  在2015年投资美团之后,腾讯还投资了大众点评,而后来点评和美团合并,意味着在这个赛道里腾讯有了控制权。
  在2017年40亿美元那一轮融资之后,王兴说腾讯是美团重要的朋友,但王兴并不是容易低头的人,可腾讯也绝不会让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自由生长。
  王兴对于线下场景支付一直怀有野心,2016年,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这个逻辑并不难理解——一方面,依赖超高的用户活跃量,美团一直被外界认为会进军金融领域,但现实是资金流向与支付行为等能够分析用户消费行为的数据,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一定要做第三方支付。
  但美团对于线下支付场景的觊觎,势必影响到微信支付的潜在利益。腾讯曾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微信支付之所以能快速增长,正是得益于与美团点评及其他第三方渠道合作伙伴的合作,扩展了渠道。2017年年中时,有媒体报道称,微信、手机QQ中的美团外卖入口为腾讯贡献了日均500万的支付订单——这意味着美团对腾讯的线下支付很重要,但美团并不是百分之百愿意臣服。
  腾讯善于控制,比如运用它在OTA赛道上的影响力。
  从2016年开始,美团就打算进军酒店业务,到了2017年,美团和携程正面开战,而种种证据表明,在2017年十一双方酣战时,腾讯扶持了美团的竞争对手,携程旗下的艺龙。
  当时有数据显示,2017十一期间艺龙的成绩单上,微信钱包订酒店表现“抢眼”,酒店订单峰值较2016年同期增长近200%,总间夜同比增长超过110%。
  为了控制美团的野心,腾讯不息帮助赛道上其它对手。
  但腾讯在OTA领域确实有十足的控制力。
  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网络与艺龙旅行网在经历了反反复复的合并传闻与否认之后,终于宣布正式合并,新公司名叫“同程艺龙”。
  创始人并不希望合并。同程旅游创始人、CEO吴志祥2016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两家(在线旅游企业大度假业务营收)加起来不到一千亿,合并没有太多价值。如果真的要并,一定是资本逼的。”
 
  吴志祥当然拧不过马化腾的大腿,艺龙和同程最终合并成为携程和腾讯的一个棋子,而后成为腾讯制约美团的一个武器。
  叁 买下一个赛道,择优而扶
  腾讯投资一个明显的倾向就是买下整个赛道,这点纵向对比BAT三家投资就非常明显。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三家公司投资的数量分别是:113、45、39。腾讯在 2017 年的投资数量比阿里巴巴和百度的总数之和还要多。而在 2016 年,据不完全统计,腾讯的投资数量为 75 笔,阿里巴巴为 37 笔,而百度则为 22 笔。对于战略业务和新兴业务,腾讯一定会买下整个赛道。
  在2010年那篇《狗日的腾讯》中,写到了这样一个场景:
  “能不能给大家一点建议,怎样才能抗衡腾讯呢?”在2009年游戏产业年会的高峰对话环节,当主持人抛给腾讯游戏总裁任宇昕这样一个问题时,除了任宇昕自己一脸骄傲,举坐皆苦笑。这位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游戏业务负责人也不谦虚:只有跟腾讯合作,共同把市场一同做大。
  这个逻辑到了现在早就不成立了,腾讯买下整个赛道,如果不能成为优胜者,和腾讯合作也不能够得到护身符。
  就在3月初,腾讯花了11亿元投资了直播平台的第一第三名斗鱼和虎牙。
  三月份这次投资已经是腾讯对斗鱼的第三次投资,据粗略统计,腾讯三轮融资总计花费8亿美元左右,这一轮就花费了6.3亿美元,综合上一轮的融资情况,腾讯尚未拿到斗鱼的控股权,斗鱼的管理层依然有控股权。
  而对虎牙,腾讯在这一轮给出了4.61亿美元,根据自媒体“开八”文章,腾讯极有可能获得虎牙的控制权,YY发布的公告显示,腾讯有权力在未来两年时间用公平的市场价格继续增持,并最终获得虎牙50.1%的投票权。
  文娱是腾讯的一个战略领域,在直播这个赛道上,腾讯布局了包括斗鱼、虎牙、映客、快手、哔哩哔哩(B站)至少5个平台,其中目前发展最为顺利的要数成功IPO的B站了,目前运气最差的要属映客了。
  2016年腾讯投资映客之后,映客一直在寻求资本市场的出路,不过似乎也不是非常顺利。2017年,映客试图借壳宣亚国际成为“直播第一股”,经历7个月的布局,最终因为罕见而大胆的资本操作被监管盯牢而落空。利润方面,三年来映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分别亏损4942万、14.67亿、2.40亿。
  在映客这种经营状况下,腾讯投资了映客的竞争对手,映客就此算被腾讯抛下了。
  这种买下全赛道的做法,也让腾讯失去了创新和对外扩张的驱动力。
  正如潘乱在《腾讯没有梦想》里描写的,腾讯如何失去了短视频这个机会。在ROI主导下,腾讯2015年3月放弃了2013年做的短视频产品微视,解散了团队,而在2017年3月决定关闭这个产品时,当时抖音日活还不到百万。
  腾讯更没想到的是抖音快手这种“算法+短视频+开放式关系”产品竟然奇袭了他的社交大本营,在腾讯主导了十多年的“熟人通讯+封闭关系”之外打开了一条新路。继QQ每年以亿级用户往下掉之后,朋友圈的人均时长也从去年12月开始忽然暴跌。
  就在凌晨,马化腾和张一鸣在朋友圈掐了起来——张一鸣指责腾讯在微信封杀抖音以及微视抄袭抖音,马化腾称他为诽谤。
 
  没记错的话,马化腾上一次在朋友圈和人掐架是和朱啸虎,为了共享单车。
  很难相信微视还能撼动抖音现在的位置,毕竟头条的日活已经超越阿里、百度,成为仅次于腾讯的,中国第二大日活用户公司。
  相比8年前抄袭,到现在疯狂地投资,仍然运用资本和流量的权力去控制创业公司,扼杀他们成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可能性,这仍然不是值得称道的。
  腾讯到底有没有中间道路?今天不在这里展开讨论,但重要的是,对于腾讯自己,它正在失去创新的驱动力,这一定不是好现象。

欢迎转载分享本文链接:http://www.cykc020.com/news/338.html